中国艺术电影:春天在哪里?
 

试水众筹

逾1亿元票房

近3亿元票房

未知高点

    电影《少女哪吒》口碑不错却遭受近乎零排片的冷遇,片方选择众筹的方式进行自救,这一行为也被一些媒体解读为是在对全国排片量的抗议。《少女哪吒》制片人冯睿近日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有这样的动作,并不是想对谁示威,只是想解决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怎么让想看到这部电影的观众能够看到。我们遇到了问题便想办法解决,仅此而已。”

    入得了电影节 进不了电影院

    其实,《少女哪吒》遇到的问题也是艺术电影普遍会遇到的问题:走入了电影节,却难以走进电影院。2014年出品的《少女哪吒》是青年导演李霄峰的处女作,改编自女作家绿妖的同名小说,两位女主角当时都还是学生。电影的故事背景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讲述一对16岁的少女在学生时代相互依恋,又在成长中渐行渐远。该片没有大牌导演,没有当红明星,缺少商业元素,尽管该片在戛纳电影节、釜山国际电影节以及上海电影节都得到了好评,可是当它要上映时却遭遇近乎零排片的尴尬。

    江苏幸福蓝海院线营销中心总监张晓刚认为,零排片是概数,在一、二线城市只要观众有需求,还是会给《少女哪吒》排片的,只不过与商业大片放到一起,排片量可以忽略不计。院线方会根据什么原则进行排片?张晓刚回答说:“第一,是认知度,看导演、主创和演员是不是大牌;第二,是有高关注度和好的IP(知识产权);第三,对影片本身投入了足够的资金保证其品质;第四,前期的宣传让普通观众对它有一定的了解;第五,放映以后的口碑比较好。”

    冯睿也对《少女哪吒》排片遇冷做了分析,“首先这是一个小众的电影,我们国家没有像欧美那样的艺术电影院线渠道,现在只能和商业大片搅和在一个锅里吃饭,其次又很不幸地赶上了商业大片集中爆发的暑期档。”其实冯睿和他的团队已考虑到会出现排片很少的情况,只不过“想到了会很残酷,没想到是这么惨烈。”

    张晓刚的看法和冯睿有相似之处,他认为,观众对《少女哪吒》的认知度不高,选取的演员不知名,题材虽然走青春路线,但不容易被当下观众解读,这些点如果相反都是亮点,那么市场反应也会不一样。“这个行业是比较有序的,排片需要结合市场的反馈,之前也有相对成功的艺术电影案例,比如《白日焰火》《闯入者》《归来》等。偏重艺术的影片不是说没有市场空间,它的空间是有的,关键是选择在什么样的档期去上映,整个7月来讲,比较重磅的、前期投入比较大的影片占据了市场的主流,留给偏重艺术的影片的空间比较小。”

    风险高维持难 仅有小众埋单

    在北京有3家提供艺术电影放映的机构,分别是当代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以下简称MOMA)、中国电影资料馆艺术影院、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影院。后两者属于非赢利性质的机构,主要从事电影文化研究、艺术普及和推广等公益项目所用。而MOMA与其他商业影院一样,是没有商业赞助,没有国家拨款,自负盈亏的影院。2009年,百老汇电影院(隶属香港安乐影片有限公司)在北京开设了MOMA,这是北京第一座大型艺术影院。香港安乐影片有限公司总裁江志强同时也是近期热门电影《捉妖记》的制片人,他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广艺术影片。《少女哪吒》上映初期,MOMA每天安排4场放映,这是其他影院不可能做的事。

    当代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节目和宣传推广经理杨洋介绍,香港、柏林、巴黎、纽约等一些国际化大都市都有艺术影院,而北京如果没有推广多元化电影艺术的空间是不合理的,这也是百老汇影院当初选择在北京做一家艺术影院的初衷。杨洋说:“艺术电影虽然不是大众喜欢的东西,但是也有它自己特别的观众群。我们这家影院经营5年多,在北京已经有了口碑,大家知道这家影院会专门放一些别的影院不放的影片,所以会到这儿来找。”她表示,做艺术院线风险很高,走这条路尽管很艰难,不过目前尚能够撑下去。

    张晓刚则认为,MOMA之外的影院并非不支持艺术影片,但是应符合市场的需求,“假如选择支持的艺术电影主创缺乏认知度,故事偏文艺,一般观众的解读有困难,那么排出去比较多影厅的时候就会发现,观众寥寥无几,这就不符合市场的需求了。”张晓刚也表示,如果众筹的方式能让足够多观众去看《少女哪吒》,影院是一定会给予安排和支持的。

    既要低头种地 也要抬头看天

    冯睿说:“抱怨排片,嚷嚷几句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踏踏实实把众筹这件事做出来,如果它能够成功证明是可行的,那么会给未来想要做艺术电影的朋友们一些借鉴。”

    《少女哪吒》所采用的众筹具体做法为:片方筛选出第一批共12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成都、重庆、杭州、南京、武汉、合肥、宁波),分别进行网络众筹观影。在他们指定的网络众筹平台上,所有城市的网友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城市发起和参与众筹,一旦某个城市参与众筹的人数达到60人,影片发行公司即在当地市中心黄金地段的电影院,选择观影黄金时段,为参与众筹者包下一场《少女哪吒》进行放映,若该厅尚有多余座位,将以同等价位在正常票务渠道销售。

    据冯睿介绍,目前众筹效果不错,超过了预期的60人,把影院的座位填满了。他举例道,比如在广州,中影南方新干线很支持,只要人数够了,就答应排片,而且还给黄金时间。“我们没有敌人,在广州周末下午三四点的场次,这是一般放商业片的场次,《少女哪吒》拿到了,所以我们没必要去抱怨,必须要和影院实现共赢才行。”

    在众筹过程中,冯睿和他的团队遇到的最大麻烦是技术问题。《少女哪吒》上映前一个月考虑和票务网站合作,票务网站可以提前购票,这是发起众筹的动因,想用这种方法解决排片和观众需求的问题。但第三方众筹网在这方面存在短板,落实每一个想看这部电影的人的需求——要什么时候看,几个人看,怎么拿票等问题变成了瓶颈,最终变成了人力解决问题而不是技术解决问题。不过,冯睿认为,这样的信号反而是好事,技术是容易改变的,如果有票务网站愿意再试一试,可能也是商机。

    《少女哪吒》对未来想做艺术影片的团队有何借鉴意义?冯睿回答说:“多数创作者就像一个农民一样,只管低头种地,不会抬头看天,这是不对的。拍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应该先考虑你的受众在哪儿,怎样让影片到达你的受众那里,这些工作应该提前去做。”冯睿用《少女哪吒》举例说:“我们的钱很少,用起来捉襟见肘,与其把钱用到宣传发行的途径上,不如把钱用到刀刃上,在影片上映的三四个月之前去找票务网站合作,一起探索解决技术问题的渠道,才能帮助我们的观众看到这部电影。”

    冯睿最后说道:“《少女哪吒》遇到的问题是一个现象,我们采用众筹是在探索一条路,这条路如果走得通,后面的人也可以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源头末端联动 方能实现飞跃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电影研究所所长兼国际研究所所长刘汉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一些制作精良、极具人文关怀的艺术电影打破了其长期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况,抢占了一定的市场空间,为艺术电影市场开辟了道路。刘汉文举例说,2014年2月,刁亦男导演的《白日焰火》在德国柏林国际电影节摘得金熊奖,随后在国内市场获得超过1亿元票房。2014年5月,张艺谋回归艺术电影的影片《归来》上映,票房直冲近3亿元,将艺术电影的市场再次推上新高度。

    但若是仅凭几部艺术影片的热卖,就能说明艺术电影在中国市场能获得普遍的认可,还为时过早。刘汉文继续分析道,首先,从世界范围来看,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商业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仍占主流。美国好莱坞大片对中国观众来说,依然有很大的魅力,尤其是科幻片和灾难片。《变形金刚4》打破国内进口片票房纪录、获得近20亿元的票房便是佐证。其次,艺术电影侧重表达的主题内涵与普通观众的接受能力存在差距,欣赏艺术电影的观影氛围还未真正形成。近年来《钢的琴》《神探亨特张》《万箭穿心》等影片都是讲述普通人的现实生活,影片都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并在国际上屡屡获奖,但在国内票房成绩欠佳。最后,艺术影院与艺术电影创作者的生存环境还有待进一步改善。

    著名导演冯小刚认为,回归电影的艺术本质应该是中国导演不可缺失的追求。一个成熟的电影市场应该拥有多样化的电影,互相补充,共同发展。既有满足大众需求的电影,也有具有人文关怀和形式创新的作品,还可能会出现真正能代表超前思想、贯通古今中外的影片。

    刘汉文总结说:“资金的保障、充足的片源、稳定的观众群和健康的舆论是推动艺术电影健康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艺术电影不能与观众需求脱节,不能只依赖参加国际电影节这一条出路,更不能依靠少数人的坚持与拯救。只有当促进艺术电影繁荣成为社会共识,从源头的创作方和末端的受众方都给予强有力的支持,艺术电影才能实现真正的飞跃。”

 
 作者:
 日期:2015-12-04
 类型:[文本]
 出版:
 摘要:艺术电影不能与观众需求脱节,不能只依赖参加国际电影节这一条出路,更不能依靠少数人的坚持与拯救。
 描述:艺术电影不能与观众需求脱节,不能只依赖参加国际电影节这一条出路,更不能依靠少数人的坚持与拯救。
 语种:中文简体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权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标签】